诺奖得主斯宾塞:美国给到中小企业的救助贷款相当于赠款

诺奖得主斯宾塞:美国给到中小企业的救助贷款相当于赠款

迈克尔·斯宾塞

新冠病毒疫情大暴发以来,主要发达国家推出了大规模抗疫纾困政策。诺奖得主对此如何评价?5月16日,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·斯宾塞(Michael Spence)在“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”上分析认为,各国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为了刺激经济,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政策的空间。

斯宾塞举例称,以意大利为例,疫情暴发时意大利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为135%,如果没有欧洲央行大幅度的宽松政策,意大利的GDP负债率可能会上升到160%。这会带来长期的后果。而如果忽视目前的危机,让病毒在全国蔓延的话,带来的消极后果会比负债率上升要更加严重。现在有了财政政策的空间之后,各国政府都在通过不同的渠道来缓冲疫情带来的冲击。

包括欧洲和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竭尽全力保就业,帮助有关企业,向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金融资源。美国虽然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,但是美国主要是靠失业救济、失业保险来解决问题,而且这个救济直接发放给个人而不是发放给企业。斯宾塞认为,中国和欧洲的做法更好,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能够确保就业。

美国到底做得如何?

在斯宾塞看来,美国采取的也不是一刀切的政策,一些财政政策主要是针对缓冲中小型企业遭受的冲击。相当一部分资金作为贷款提供给了中小企业,可以让这些中小企业不需要还,那就成了赠款,实际上把经济系统的冲击重新做了分配。就像社保一样,多管齐下的社保。另外一个组成部分是失业保险,对于企业的支持,这些都是有理由的,因为如果有很多企业因为抵御不了这场危机而消失,经济就会遭受更加长久的损失。所以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,以及其他国家都在竭尽全力避免这样的前景的发生。

“在美国,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认为现在给到企业的很多贷款是不用还的,将来就变成了赠款,用来避免家庭和中小型企业遭受过多的损失,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上美国做的事情和其他国家是类似的。”斯宾塞说道。

斯宾塞总结称,各国推出的财政政策具体措施不一样,但是目标是一样的:一,控制疫情降低风险;二,避免不可恢复的资产负债平衡表的损失,并且把这样的损失或多或少变成为主权债务。

但斯宾塞也强调说,无论复工复产的程度如何,我们都仍处在一个极其不确定性的时代,这会让复苏的速度更慢,需求的复苏也会更加困难。

斯宾塞还判断认为,疫情会加速美国朝移动支付转型,而且转型的速度会更快。五年以后美国也会像今天的中国一样,实现二维码扫描支付。二维码扫描的特点之一就在于能实现无接触付款。在这点美国是落后于中国的,PayPal刚刚进入了中国,美国会逐渐加快跟上中国的步伐。简而言之,在数字化经济和技术行业中国做得很好,这是今天股市表现当中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